目前分類:短篇小說 (9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他一直在敲著窗。

  「對不起!對不起!」我閉起眼、摀住雙耳,但那「咚!」聲仍然震入我的腦中。

  一年前太空船被殞石擊中造成漏氣,是他自告奮勇到外頭維修的,但當我們知道用以維生的空氣不足時,我們將他遺棄在外了。當時知情的組員接連自殺,我想我知道為什麼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爹地,影子裡有人在對我笑!」
  「不要亂想!」我以略帶斥責的聲音對她說:「沒有人在怕自己影子的。」
  我牽著她,加快腳步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班後,跟同事去吃個串燒,也理所當然的喝了點冰啤酒,一面聽著同事抱怨上司、講公司的八卦,直到微醺後才各自往回家的方向走。

  天氣有點涼了,離末班車還有點時間,為了讓發脹的腦袋瓜稍稍輕醒一點,所以當我走在跨河大橋上的人行道時,便把兩手張開、眼睛閉著吹著微風,一邊搖搖晃晃的往前走。這橋旁邊的護欄大概到我的胸口,而且上方有路燈,所以即便我閉著眼,也還是能夠透過眼皮感覺到燈光,加上我的手一邊摸著護欄,倒也不怕自己走歪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雖說氣象報導裡預測今天是多雲的天氣,但空中的雲看來實在詭異。

  詭異的感覺,倒不是說雲的形狀排出什麼文字、樂透號碼之類的,而是顏色帶了火紅、帶點乳黃,卻又全然不像偶爾黃昏時見得到的火燒雲──這片雲給人的感覺,是不安的。

  公司裡的跟我一樣上來打混抽菸的同事們,也不禁抬頭看著那片雲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
  • 密碼提示:已收錄在《黑色短篇:龜毛》囉!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
  • 密碼提示:已收錄在《黑色短篇:龜毛》囉!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  霍特被銬上手銬,坐上警車,他因為盜墓被逮捕。

  「你知道那是誰的墓嗎?」警察從後視鏡瞄了霍特一眼:「那是這個世紀最偉大的搖滾天王!就算知道有很多歌迷獻上的陪葬品,也不應該將他的墓......」

  「你不懂,我只是要他履行他的合約,我拿回屬於我所有權的東西!」霍特抖了抖手上的手銬,鐵鍊不規則碰撞發出雜亂的金屬聲,使得他不由得再提高聲量。「我是他的老闆!他還欠我一首歌,錄音機就在他的陪葬品裡!」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椅子  
  

  門外那張椅子不知何時便擺在那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經過幾年的航行,補給隊的太空船終於要返回地球。
  這幾年的時間,隊員們都得待在冷凍艙,躺在窄小的空間中,讓冷凍保存液將身子浸泡著,陷入空白的睡眠之中,直到接近地球,系統便會自動將隊員解凍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嘻嘻,你找得到我為你準備的驚喜嗎?」
  醒時,牆上一大片鮮血寫下的字甚是怵目。

  雖然地面沒有其他血跡,空氣中仍然嗅得出濃烈刺鼻的鐵鏽味。他不敢打電話給警察,事實上他正是個警探,身上的警徽已跟了他十三年個年頭。他摸摸腰際,自己的配槍還在,拉開彈匣,還有幾發子彈在裡頭;他一面拿起槍警備,一面向臥房探查,他隱約可聽見臥房中傳來音樂,那片老歌CD。他緩步靠近,左手輕推開房門,房中的歌聲悠揚迴盪,血腥味也越發強烈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轟的一聲,牆上又多了半條腸子;他的眼睛噴到我腳邊,已經碎了。

  我用手拂了拂額頭的冷汗,才發現額頭似乎也噴了點碎肉末;前頭那傢伙渾身發抖著,連針筒都拿不穩,似乎因為方才同夥爆裂的身體嚇著了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唉,該怎麼辦呢?」強尼來來回回的在房中走動了至少一百次,嘴中啐著同一句話。
  「別再走了,」我提醒他,「老大再二十分鐘就回來了。」

  他並沒有停下,只將鬆了的領帶再拉緊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背靠著候車的椅子坐,將公事包放在大腿上,經過一天的繁忙,已經近午夜了。

  車站中沒什麼人,角落有個小夥子盯著自己手機,他女友靠在他肩上,看似在打盹了;隔四排位子坐了個看來也是上班族的中年男子,大概也是加班到這時間,才來趕末班車。

  忽然,一陣惡風吹起滿地紙屑──我看見一大坨肉塊似的黑色物體,沿鐵軌快速爬進車站,隨之,一個個不知從何來的黑影一一走入那肉塊中,又是一陣惡風,那肉塊又沿鐵軌爬遠了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公路上,一台客車倒在路邊,擋風玻璃碎片散落在車裡、車外。
  駕駛推開門,哀號一聲,隨即又扯開後座的車門,將裡頭滿身血的孩子抱出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當我醒來時,家中空無一人,傢俱上滿是塵埃,像是許久沒人住過一般。

  我很難想起我睡前發生了什麼事──我參加了派對,喝了些酒,那是什麼派對?是我加入聯軍的送別派對,我想起了,女友給我一吻,下次見面就是三個月後,她說。後來發生什麼事?頭痛欲裂,像是想起了地獄,無止盡的殺戮又再次纏繞著我的腦,我痛得將桌子推開,卻發現上頭塵封的信:「二次生化人召募從軍。」

  是了,全我想起來了──戰死的我,記憶重新輸入生化人體,漸漸憶起一切──我想起隊上弟兄一一戰死,想起家人,想起女友,最後知道他們的消息,是逃難的船被敵軍的砲火擊沉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嗨!」她晾衣服時,看見對面的窗台一個女孩趴著望外看,便向她打了招呼。
  「嗨!」女孩也向她揮揮手,但隨即又驚恐地對她身後指了指。
  一陣劇痛從肩頸傳來,她不知道那是什麼生物犬齒咬下的感覺,只記得女孩的尖叫聲──但隨即一切記憶,便隨鮮血從頸子旁的傷口消逝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好癢!脖子那邊!癢死了啦!」
  「不要回頭,我幫妳弄掉。」
  「快點,好噁心啊!」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你喝多了,叫計程車回去吧!」湯米的朋友勸他。
  「我可以開車啦。」他揮揮手。
  「對啊,他如果亂開車,我們會在車上提醒他。」旁邊兩三個人也幫答腔。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班回到家,老婆的聲音從廚房傳來:「等等要吃飯啦!」伴隨著砧板上食物切丁的響亮咚咚聲,一陣陣肉香也向客廳飄來。

   我放下公事包,看著電話答錄機上有一通留言,隨手就放來聽:「老公,我今天醫院要值班,半夜才能到家喔!」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這附近的孩子都說街尾那幢老公寓的頂樓鬧鬼。

  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聽說的,搞得放學時一票學生都不敢再經過那條街。我待在家中,憤憤地看著繞道從窗外巷子經過的孩子們。

  「因為那些鬼魂等不到你們這些死小孩,現在他們換新據點了啊啊啊!」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1 23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