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嘻嘻,你找得到我為你準備的驚喜嗎?」
  醒時,牆上一大片鮮血寫下的字甚是怵目。

  雖然地面沒有其他血跡,空氣中仍然嗅得出濃烈刺鼻的鐵鏽味。他不敢打電話給警察,事實上他正是個警探,身上的警徽已跟了他十三年個年頭。他摸摸腰際,自己的配槍還在,拉開彈匣,還有幾發子彈在裡頭;他一面拿起槍警備,一面向臥房探查,他隱約可聽見臥房中傳來音樂,那片老歌CD。他緩步靠近,左手輕推開房門,房中的歌聲悠揚迴盪,血腥味也越發強烈。

  「瑪麗!怎麼會?」
  在臥房中,他的情婦瞪著雙眼,臉上充滿不解地平躺在床上,脖子上的勒痕就跟她身上的吻痕一樣腥紅,因痙攣而扭曲的手指,仍緊緊握住了什麼東西。

  「我的領帶?」
  他摸向脖子,一陣刺痛傳來,才發覺早已被抓了幾道口子──而她的指甲中,有他的皮和血。

  「驚喜,負心漢。」腦中響起個聲音,聽來份外熟悉。
  那聲音就像自言自語一樣。

  他正義的人格無法容忍他與她的婚外情,當他意識到時,沒來得及阻止失控的右手,以及那槍向腦門擊發的子彈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B E L L E A Y A 雜七雜八創作小窩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