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幾年的航行,補給隊的太空船終於要返回地球。
  這幾年的時間,隊員們都得待在冷凍艙,躺在窄小的空間中,讓冷凍保存液將身子浸泡著,陷入空白的睡眠之中,直到接近地球,系統便會自動將隊員解凍。

  「冷凍艙,編號09,隊員:卡爾‧傑‧托馬斯,開始解凍。」電腦的聲音傳來。

  剛解凍時的感覺其實像小睡過去,只是腦子、身體的感覺,都還不靈光。卡爾的嘴吐出幾個氣泡,在冷液中緩緩上漂,他雙眼先是約略見到面前的氣泡,接著是眼前的玻璃,他才漸漸回想起自己在冷凍睡眠;然後,在進入睡眠前的回憶才如氣泡般,慢慢浮出腦海。

  從地球運往遙遠太空站的補給品卸貨完。隊員們一齊喝了酒。他在臨走前,和太空站的工程師,艾莉,做愛了兩次。他踏上太空船,躺進冷凍艙。現在醒來?不對,似乎還有什麼事情在中間發生,他還沒想起來,似乎有什麼事讓他身子發冷。不,不是冷凍液的關係。他還沒想起來。

  「嘿,他快醒了。」「我知道。」「麻藥省著點用。」
  是什麼事?他覺得那股冷冽更刺痛了。

  「這次割左大腿吧。」
  那冷冽的刺痛像是刺進骨頭,從膝蓋、從肩膀。

  「抱歉了,卡爾。」
  進到他模糊視線的是一隻右手,以及手上拿著的麻醉針,刺進他的頸子,他想舉起手阻止,眼角餘光卻沒有見到本來應該出現的左手。左手沒了。右手也沒了。他的眼睛快速轉動,卻仍只能見到那拿著麻醉針的手離開冷液。又是一陣睡意襲來,那一瞬間他想起本應忘記的、不願想起的事──

  太空船半途中遭遇殞石撞擊,機上只剩下一個冷凍艙還未失效,在糧食有限的前提下,沒有冷凍艙,只會在旅途中餓死。大家決定抽籤,抽中的那一位的身體,將成為其他隊員的食物。

  「或許進冷凍艙不用死,」副駕駛說:「每次我們只切除身上不會致命的部位。只要能撐得到回地球,或許保險公司還會支付不錯的鈦合金義肢。」

  睡意越來越濃。
  卡爾最後想起的,是自己抽中的鬼牌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B E L L E A Y A 雜七雜八創作小窩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