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班後,跟同事去吃個串燒,也理所當然的喝了點冰啤酒,一面聽著同事抱怨上司、講公司的八卦,直到微醺後才各自往回家的方向走。

  天氣有點涼了,離末班車還有點時間,為了讓發脹的腦袋瓜稍稍輕醒一點,所以當我走在跨河大橋上的人行道時,便把兩手張開、眼睛閉著吹著微風,一邊搖搖晃晃的往前走。這橋旁邊的護欄大概到我的胸口,而且上方有路燈,所以即便我閉著眼,也還是能夠透過眼皮感覺到燈光,加上我的手一邊摸著護欄,倒也不怕自己走歪。

  只是走沒多久,本想說橋上沒看到其他行人,大約是在橋的中間,我忽然撞到了人,眼睛睜開一看,好像是另一個上班族:穿著普通的黑西裝、白襯衫、深色領帶,頭頂的髮量有點稀疏。

  「啊,抱歉抱歉!」我看見他的公事包因為剛剛一撞,掉出了好多份文件。怕那些文件被風吹走,我揉了揉眼,趕緊蹲下幫他撿。

  「唉。」他嘆了口氣,聲線是讓人沒什麼印象的那種。「這樣子不行啊......」

  「真的很抱歉。」我又再道歉一次,畢竟我剛剛是閉著眼睛亂走,也很難解釋什麼。

  「唉,這樣子不行啊......」他一邊撿,一邊又說了幾次。我不禁覺得有些怪異。

  在幫他撿文件時,不經意看到,上面印著的是一整張表格,左上角有黑白列印的大頭照。這男人是什麼工作啊?我不禁猜想著。

  「這樣不行、這樣不行,唉......」

  我把撿好的遞給他,他沒看我正眼,只伸手接了過去,整了整手中的資料,又拾起腳邊的一張,而上頭的照片卻讓我心頭一驚──那不是我的照片嗎?

  「這樣不行。」

  他拿出襯衫胸前口袋的筆,在那紙上把其中一欄劃一道,看來是日期。我再揉揉眼,看見他在畫掉的原本日期旁邊,又補上了另一個日期,是今天。

  「喂,你那是什麼?為什麼會有我的資料?」
  「......」

  我想要把那文件搶來看,卻瞥見那日期旁邊寫著:
  「死因:車禍」
  「地點:車站前」

  我頭有點昏,眼前泛起一瞬間的濃黑,在我回神時,那男人已經消失了。

  我站在橋中間,只想著一件事:
  「我到底要不要去搭末班車回家?」


 

 

belleaya (愛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